蒜价持续大跌 冷库存储蒜商几乎全部亏损…

5月26日,北京新发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大蒜批发均价为1.65元每斤,比一年前同日的3.4元每斤大跌52.86%。
“现在市面上供应的冷库蒜,价格自去年7月下旬进入下滑通道以来,一直延续下跌状态。”卓创资讯股份有限公司分析师崔晓娜说。
北方产区新蒜的上市时间在4月末5月初,每年最先上市的新蒜产自云南大理地区。蒜价持续大跌,冷库存储蒜商几乎全部亏损,云南蒜农也亏损严重。
“今年云南新蒜在后期很难出现反弹,原因是北方库存大蒜目前的存量仍然很大,库存干蒜在后期会面临较大的销售压力。总体上看,云南大蒜是扩种的,北方产区大蒜也是扩种的。等到北方产区新蒜大量上市时,新蒜价格有可能下降到近几年同期的最低点。”北京新发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统计部经理刘通说。今年云南新蒜上市比去年推迟了约一星期。原因是云南在上一个冬春季是暖冬,去冬今春则是冷冬。云南新蒜上市以后,价格一直处于缓慢下降过程中。
什么原因导致大蒜价格同比大幅下滑呢?
崔晓娜告诉记者,影响大蒜价格波动的最根本原因是供需关系。除此之外,人为因素、天气因素以及其他突发因素都会令行情生变。供需关系在长期趋势上影响着行情变化,人为因素可在短时间内刺激行情发生改变。2018年产新大蒜价格较去年同期大幅下滑的最根本原因是供过于求的矛盾比较突出。自2014年以来,我国大蒜价格开启疯狂上涨模式,在2017年上半年达到近10年以来的顶峰。主产地济宁金乡县红皮中混级蒜最高收购价达到9.8元每斤。以2015年秋季种植、2016年夏季产的大蒜为例,按亩产2000斤计算,每亩净收益可达6860元。在大蒜价格迅速上涨的过程中,种植户收益相当可观,因此从2014年以来,国内大蒜的种植面积不断扩大。
虽然2017年产大蒜价格较2016年同比大幅下滑,但蒜农仍有0.52元每斤的利润空间,因此2017年秋播大蒜种植面积并未减少。据卓创资讯统计,山东、河南、河北及江苏大蒜主产地2017年秋季播种大蒜种植面积约602万亩。排除天气因素,在与去年大蒜单产量持平的情况下,今年主产地新大蒜总产量预计将达680万吨。除此之外,靠近蒜区但之前并未种植大蒜的地区,不少农户也增加了大蒜种植面积。从早熟蒜来看,产量并未明显减少,不少地块的货源个头比去年要大。今年已经上市的河南早熟蒜,地头价格已经由4月初的1.2元每斤至1.5元每斤,下跌到0.5元每斤至0.6元每斤。去年4月中旬价格是2.6元每斤至2.7元每斤,5月中旬为1.2元每斤至1.6元每斤。今年价格比去年同期跌去一半,主要原因就是供应量过大。
如何避免在周期性暴涨暴跌中遭受损失?崔晓娜建议蒜农合理规划种植面积,在蒜价较低的年份不妨轮作小麦等其他作物。除此之外,当地政府、行业协会也要做好资讯服务,引导农户合理种植。  “老有所养”是关乎每一个人生活幸福度、安全感的民生大事,也反映了一个社会的保障水平。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中青舆情监测室、中青华云大数据曾以2017年2月10日至3月5日人大会议开幕前的微博为监测对象,随机抽取影响力较大的23580条各类话题文章分析发现,在各个年龄段中,90后是最关注养老问题的群体,这或与60后群体已经逐渐进入退休年龄、90后群体开始面临赡养老人压力的社会背景有关。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92名18~35周岁的青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7.9%的受访青年关注养老问题。照顾老人时间和人手不够(65.3%)、收入和储蓄恐难支撑开销(59.0%)、“空巢老人”紧急求助(53.6%)是受访青年最担忧的三个问题。为缓解养老焦虑,62.0%的受访青年通过理财为未来赚取更多养老金。93.0%的受访青年认为有必要从国家层面制定专门的独生子女父母养老政策。
受访青年中,定居在一线城市的占31.4%,二线城市的占47.8%,三四线城市的占17.2%,城镇或县城的占3.0%,农村的占0.6%。
65.3%受访青年担忧照顾老人时间人手不够
河北邢台某高校大四学生韩梅(化名)今年22岁,平时看新闻会特意关注养老信息。“我家兄妹二人,父母在老家有哥哥照顾,而且他们退休后都有退休金。我反而对自己未来养老更担忧。”韩梅说,未来自己的收入可能只够满足当时生活需要,没有多少能投入到养老理财产品上。
24岁的张天是北京某互联网公司运营部员工,他和他的父亲都是独生子。“爷爷奶奶前阵子同时生病住院,我父母除了要承担经济上的巨大开支,还要在医院照顾两位老人,我妈妈后来也因此病倒了。”张天说,他由此想到了未来的情景,“我和我未婚妻都是独生子女,到时候要照顾四位老人,还要考虑孩子的教育等,压力会特别大。”
调查显示,87.9%的受访青年关注养老问题,69.0%的受访青年坦言担心养老问题。交叉分析发现,一线城市受访青年中,担心养老问题的人最多,达73.4%,其次是农村受访青年(72.7%),其他依次是二线城市受访青年(68.9%)、三四线城市受访青年(63.6%)、城镇或县城受访青年(53.3%)。
青年担忧哪些养老问题?调查显示,排在前三位的是照顾老人时间和人手不够(65.3%)、收入和储蓄恐难支撑开销(59.0%)和“空巢老人”紧急求助(53.6%),其他还有:病床、医护人员等医疗资源匮乏(39.4%),社区医疗机构水平参差不齐(27.9%)等。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董克用指出,我国目前养老金制度发展不平衡,过多依赖第一支柱,即基本养老保险,养老金水平不高,养老产业的准备不足,老年人所需的产品和医疗等服务存在缺口,而且在应对老龄化挑战上的专业人才配备还有待加强。“我们国家老龄化将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发展速度最快、持续时间最长的老龄化过程,所以,我们对老龄化的挑战要有充分认识,同时也要有应对挑战的信心”。
62.0%受访青年通过理财为未来赚取更多养老金
北京市某事业单位职员张北北(化名)近期在咨询和了解商业保险:“我父母和我都有社保,但遇到一些疾病、药品报销等还不够用,越早购买越划算。”她坦言,父母就因年龄大被限制购买某些保险产品。
28岁的北京高校老师吴一(化名)担忧父母年老时,自己没法陪伴和照顾他们,他打算以后把父母接到同一个城市生活,努力工作,给父母想要的老年生活。
调查显示,为了缓解养老焦虑,62.0%的受访青年通过理财为未来赚取更多养老金,54.5%的受访青年会定期督促家人和长辈去体检,47.5%的受访青年注意健康饮食和作息,积极锻炼身体,43.6%的受访青年想购买或已购买商业保险,25.8%的受访青年将收入中固定比例分配用于以后养老。
“我意识到我们这一代人要在年轻时就注意为以后养老做准备,不能光指望退休金。眼下我除了要找个好工作,还要拓展自己多方面的能力,未来不把退休作为事业终结点。”韩梅说。
“年轻一代要认识到,随着老龄化的深入,仅靠现收现付的养老金制度是不行的,要运用多支柱的养老金体系来应对老龄化,关注相关政策,积极参与养老金的积累,在财务上为养老做好准备。”董克用指出,完全依靠家庭、子女来照顾老人是难以实现的,必须有社会化的服务。而这种社会化的服务,要有制度建设和创新。“养老要有居家养老、社区养老、机构养老等不同模式,适应不同老人的需要。前两种将是未来的主要模式,需要制度帮助,特别是那些空巢老人和少子女家庭的老人”。
62.5%受访青年希望制定养老机构服务质量评估制度和退出机制
调查中,高达93.0%的受访青年认为有必要从国家层面制定专门的独生子女父母养老政策,其中40.9%的受访青年认为非常有必要。
张天对记者说,独生子女的养老压力非常大,如果没有政策上的支持,很可能会赡养乏力。
“独生子女父母这一代人的退休和养老问题,是中国的一个独特现象。”董克用介绍,我国开始实施计划生育政策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假定那时在生育年龄的年轻人是25岁,从2011年起,这批养育了独生子女的人也进入退休年龄。“而事实上也正是从2011年开始,我国老龄化进入了加速时期。这一代人为国家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他们曾是计划经济时期低工资时代劳动者,因在职时工资不高,退休金也不高。我国的老龄化是一个长期过程,我称之为‘老龄化高原’,尤其需要关注少子女家庭甚至无子女家庭”。
调查显示,在解决养老问题上,62.5%的受访青年建议制定养老机构服务质量评估制度和退出机制,61.9%的受访青年期待尽快落实护理补贴和养老服务补贴制度。其他期待或建议还有:制定专门法律法规规范养老产业,明确各方法律关系、权责义务(55.9%),新老小区分别配置养老服务驿站、适老化改造服务等(38.2%),打造紧急报警、监控、医院等多功能于一体的智能快捷平台(26.5%)。
“我们在养老金制度的整体设计上需要加快推进改革。”董克用指出,解决养老产业发展和专业人才不足的问题,不能仅靠市场,必须要有公共政策的干预。
他表示,党和政府越来越关注到老龄化带来的一些挑战,目前养老金制度改革正在加快推进,很多优惠政策正在逐步推出,养老产业不断发展壮大,各方面的专业人才,包括金融人才、产业人才、服务人才都得到了很多关注,前景还是很乐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