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轮遇袭事件“搅动”之后,油价走势还看这些因素……

6月13日,阿曼海域的油轮传来爆炸声,将即将击穿整数关口的油价从悬崖边拉回,布伦特 原油价格重新回归60—65美元的区间内进行振荡。本周的市场逻辑纷繁复杂,价格也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之下起伏波动。

首先,在市场情绪上,我们看到此轮油价的暴跌主因是多头离场引发的相互踩踏。多头对于未来价格走向的信心缺失导致价格难有较大的作为,所以市场整体依然维持偏弱格局。

在宏观市场上,这种悲观的情绪更加浓厚,市场充满对需求的质疑之声。总统不断喊话中国在月底的峰会上见面,威胁将继续对剩下3000亿的商品加征关税,市场恐慌情绪被特朗普推升到了高点。

不过,多头也不会甘愿这么轻易束手就擒。在周三库存增加之后,周四的油轮爆炸成为支撑短期行情的重要推动力。在油轮爆炸之后,原油价格从低位开始大幅拉涨,盘中最高涨幅达到了4%。但毕竟这种事件性冲击的短期影响力还是有限,临近收盘时,价格涨幅缩窄至2%。

纵观本周,原油价格在经历了弱势振荡之后开启底部反弹,多头在较好的时间点和价格区间找到了支撑,后期的价格仍将会逐步回归到基本面上来。

一、宏观层面巨大的不确定性
谈起这一波价格的下跌,宏观风险是市场关注的焦点。去年一枝独秀的美国经济今年出现了一些变化,经济增速放缓的迹象也更加明显。首先是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受损的不仅仅是中国的企业,在全球经济一体化之下,美国的企业也无法独善起身。近期美国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经济面临着很大的下行压力。

另一方面,美国国债收益率倒挂也显示出经济的危机。收益率的倒挂反映了美国经济基本面的变化。一般而言,国债短期收益率高于长期收益率是不可持续的,出现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一个是短期的高利率抑制了经济增长,另一个是长期增长的潜力难以支撑短期的高利率,导致经济基本面的调整。从根本原因上来说,短期国债利率与政策利率高度相关,而长期国债利率与潜在GDP增长相关。当前美国潜在GDP增速处于历史低位,除非出现重大的技术突破,否则美国长期经济增速不大可能大幅提升,这就制约了长端利率上升的空间。

而要解决目前的这种状况,唯一的办法就是美联储降息。近期多位美联储官员表态偏鸽,市场预期美联储今年降息概率超过90%。从历史上看,降息释放流动性将有助于经济的企稳恢复,进而带动需求的攀升。美元作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货币,美国降息、美元走软将促进全球经济的短期企稳。因此,在美国大选即将来临之际,我们不认为这一轮经济的忧虑会成为现实,至少短期而言不会。特朗普极有可能会利用各种方式稳住美国股市和经济,同时美联储降息预期也极有可能会成为现实。所以我们认为,宏观忧虑市场已经提前感知到,而短期之内宏观层面并不存在急速恶化的可能。

二、基本面趋势仍然向好
既然如此,中期油价的走势指挥棒大概率将会交回到基本面手中。

基本面上,美国库存的逆季节性增长是基本面担忧的主要原因。按照季节性因素,美国原油库存在4—8月份往往倾向于去库存,这也是价格的季节性在二、三季度倾向于强势的一个原因。然而,观察今年的美国原油库存我们发现,自三月份开始,美国原油库一直都处于增长阶段,并且本年度的累计增幅已经接近五年来的最高点。除此之外,全口径库存的大幅增长也是美国需求担忧的另一个表现。自四月份开始,全口径库存大幅上升。

我们纵向比较来看,出现全面累库可能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美国炼油输入与2018年相比差距较大,这个可以从开工率上来体现。不过,如果我们考察美国的原油总需求(消费+出口),2019年的累计同比增长刚好和2018年相同,大约为10%左右。也就是说,计算上出口,美国原油的需求并不是很差。另一个是美国原油产量较2018年有大幅提升。2018年同期,美国原油产量在1090万桶/天,而现在,美国原油产量为1230万桶/天,较去年同期增长140万桶/天。

今年的需求担忧,应该主要集中在成品油上,成品油并没有通过大量的出口来化解美国的过剩产能。通过累计同比增长数据来看,截止到目前,美国成品油需求与去年基本相同,累计同比增长在0值附近。进一步进行细分,汽油需求累计同比增长在3.3%左右,柴油需求累计同比增长在-5.5%左右。因此,经济的下滑给美国成品油需求带来了不小的打击。

所以总结美国市场来看,今年美国的矛盾点主要集中在成品油的需求和原油高水平的产出上,需求弱势导致成品油库存升高,成品油价格弱势,进而压制成品油裂解价差,裂解价差又作用于炼厂的原油加工量上。因此,如果美国经济能够通过降息等措施恢复增长,那么成品油的消费叠加上汽油需求旺季就有望逐步回升。美国问题确实是当前所面临的需求风险,但在当前的时间点和价格区间下,考虑到上述因素存在转机可能,对美国三季度的需求评估或许没必要特别悲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