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居民收入榜 京沪人均可支配收入首超6万元

3月20日电(记者 李金磊)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了31个省份2018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数据显示,10省份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全国水平。上海、北京2018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首次突破6万元大关,上海以64183元位居全国首位。

31省份2018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单位:元)。来源国家统计局

10省份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全国水平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比上年名义增长8.7%,扣除价格因素影响,实际增长6.5%。

居民可支配收入,指居民可用于最终消费支出和储蓄的总和,即居民可用于自由支配的收入,既包括现金收入,也包括实物收入。

记者梳理发现,上海、北京、浙江、天津、江苏、广东、福建、辽宁、山东、内蒙古2018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

人民币资料图。中新网记者 李金磊 摄

京沪人均可支配收入首超6万元

在31个省区市中,上海、北京、浙江2018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位居前三名。

其中,上海、北京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64183 元、62361元,首次突破6万元大关。

上海、北京是2018年全国仅有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万元俱乐部”成员;浙江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45840元,属于“4万元俱乐部”的唯一成员。

资料图:山西太原一银行工作人员正在清点货币。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可支配收入中工资性收入占大头

按照收入的来源,可支配收入包括工资性收入、经营净收入、财产净收入和转移净收入。

数据显示,工资性收入占据可支配收入的大头。以北京为例,从四项收入构成看,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37687元,增长7.0%;人均经营净收入1201元,下降14.7%;人均财产净收入10612元,增长14.0%;人均转移净收入12861元,增长13.8%。

全国范围来看也是如此。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15829元,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56.1%;人均经营净收入4852元,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17.2%;人均财产净收入2379元,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8.4%;人均转移净收入5168元,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18.3%。

南方电网五年将投资超1700亿元 服务大湾区建设

3月18日,《南方电网公司关于服务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重点举措》(以下简称《26条重点举措》)发布。南方电网公司新闻发言人徐达明介绍,2018年至2022年,南方电网公司在珠三角地区电网投资将超过1700亿元,以加快粤港澳大湾区智能电网规划建设,持续提升电网防灾抗灾能力,到2022年基本建成安全、可靠、绿色、高效的智能电网;到2030年,粤港澳大湾区将率先全面建成世界一流智能电网,支撑大湾区现代化经济体系发展和智慧城市群建设。

  湾区发展,电力先行。粤港澳大湾区要建设富有活力和国际竞争力的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为能源电力发展带来了巨大机遇,也提出了高质量发展的新要求。预计到2035年,粤港澳大湾区用电负荷将达到1.3亿千瓦,较2018年增长近50%;全社会用电量达7000亿千瓦时,较2018年增长超过40%;人均用电量超过8300千瓦时,超过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现有水平,其增量相当于目前港澳台三地的用电总和。同时,粤港澳大湾区的能源需求将呈现清洁低碳水平高、安全保障要求高、用能需求多样化等特点。

  南方电网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曹志安表示,南方电网正积极向智能电网运营商、能源产业价值链整合商、能源生态系统服务商转型,以构建世界一流智能电网为目标,深入推进粤港澳大湾区智能电网规划建设,积极应用“云大物移智”关键技术,不断提升粤港澳大湾区电网优质供电服务水平,充分发挥电网优化资源配置、服务绿色发展平台作用,更好保障粤港澳三地经济社会发展、满足粤港澳大湾区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智慧用能需求。

  世界一流智能电网,可靠供电是关键。《26条重点举措》提出,南方电网将持续建设完善城镇输配电网络,目标是2020年广州、深圳的中心城区客户年均停电时间低于0.5小时,珠海、佛山、惠州、东莞、中山、江门、肇庆中心城区客户年均停电时间低于1小时;建成广州中新知识城、深圳前海、珠海横琴新区等高可靠性供电示范区,客户年均停电时间低于5分钟,达到国际同类城市领先水平。

  南方电网公司科技部主任唐广学介绍,该公司2018年至2022年在大湾区电网科技研发投入超过200亿元,聚焦大电网安全稳定运行、直流输电、智能电网、大规模新能源接入、综合智慧能源、人工智能应用、数字经济、多网融合、大规模储能等关键领域和技术方向开展科技攻关,掌握核心技术。该公司还将构建开放式线上线下“双创”平台,对接全球创新资源,积极参与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

  此外,南方电网公司还将加大清洁低碳电力供应,助力大湾区建设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

两年前,湖北潜江出现了一家“小龙虾学院”。近日,有媒体报道,今年首批“小龙虾学院”的学生即将毕业,他们已被“预定一空”。目前,烧虾师傅月薪从4500元到1万元不等。

  前年,“小龙虾学院”一成立便引爆网络,很多网友表示向往,但大多是带有调侃性质的。如今,“小龙虾学院”的毕业生很抢手,待遇还不低。很多网友的“好想去学学”,便多了几分真心实意。“小龙虾学院”可算是真火了,也用实际行动演绎着什么是“行行出状元”。

  “小龙虾学院”刚出现时,也有不少人表示鄙夷。比如,认为炒小龙虾不需要专门学,成立“小龙虾学院”,有些多余,甚至认为这是对教育的亵渎。

  虽然炒小龙虾听起来不难,但要炒得好吃,且口味多种多样,则需要专业又复杂的工序。这就叫“技能”。不光是炒小龙虾,龙虾经济牵涉到从养殖到烹饪的庞大产业链,涉及到餐饮管理、市场营销等领域,需要丰富的专业知识和实践经验,里面的学问可大着呢!

  “小龙虾学院”背后有着巨大的社会需求。农业农村部2018年发布的中国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显示,中国小龙虾的养殖面积已经突破1000万亩,产量突破100万吨,经济总产值突破2600亿元,而小龙虾全产业链的从业人数约520万人。不仅如此,整个产业规模还在扩大,对相关职业技能人才的需求更加强烈。

  跟着社会需求走,且时刻以市场为导向,实现职业技能人才培养与市场的无缝对接,并助力相关行业产业化、规范化,这才是职业教育该追求的样子。像“小龙虾学院”这种面向职业应用的教育与培训,本质上也是劳动力升级的方式。这样的职业教育越来越丰富,产业结构调整和创新升级的实用人才就越来越多。

  随着产业结构升级,近几年,很多工厂和行业都出现了“用工荒”问题。除了工作累的原因外,更主要的还在于相应实用人才匮乏,也缺少培养相应人才的职业教育体系。

  社会是多元化的,知识也不分三六九等,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我们需要强大的普通高等教育,来撑起民族的文化底蕴,更需要强大的职业教育,来为社会提供更多便利和服务。职业教育最需要“接地气”,我们应该为“小龙虾学院”的良好探索打Call。

  一些高职学校,探索得当,迎头赶上,培养出了一大批“遭哄抢”的职业技能人才,而一些本科学校甚至重点大学,仍然存在“学生就业难”的情况。只有让各类人才与社会精准对接,规避人才浪费,才能为社会发展提供真正的人才动力。
  南方电网公司计划部主任张文峰介绍,南方区域已建成“八交十直”西电东送大通道,粤港澳大湾区受入的年送电量等效于减少了大湾区5700万吨标煤消耗,还将大力支持清洁能源开发利用,加大区外清洁低碳电力供应,到2035年,大湾区清洁能源装机占比将达到80%。该公司正在建设全球首个特高压多端柔直输电工程——昆柳龙直流工程,2021年全部建成投产后将向粤港澳大湾区再新增输送云南清洁水电500万千瓦,每年可减少粤港澳大湾区煤炭消耗600万吨、二氧化碳排放1600万吨。

  会上,南方电网还联合71家行业协会和企业发出服务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电力合作倡议,并与12家电力企业签署服务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脱欧”致英国商业投资锐减 降幅为10年来最大

英国商会18日估算,即便英国以有协议方式退出欧洲联盟,“脱欧”将导致英国企业2019年大幅削减投资,降幅为10年来最大。

  今年英国企业投资总额预期将缩减1%。英国商会预估,2020年企业投资有望增长0.6%,2021年增长1.1%。

  “政界无作为已出现经济后果,不少企业已为投资和招募决策‘踩了刹车’,”英国商会总干事亚当·马歇尔告诉英国广播公司,“更糟的是,作为应急准备的一部分,一些企业已把投资和增长计划迁出(英国)。一些投资可能永远不会重返英国。”

  报道说,不少金融企业已在欧盟其他国家开设业务点,汽车制造商缩减了在英国的扩张计划。德国汽车制造商宝马公司本月早些时候说,如果英国“无协议脱欧”,就把部分产能迁出。

  英国政府数据显示,2018年各季度企业投资均出现下滑,系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下滑周期最长的一次。

  英国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预期,一旦“脱欧”协议到位,企业投资有望反弹。不过,在英国商会看来,投资快速反弹受制于多重因素,因为企业为应对可能的“无协议脱欧”需准备多种资源、在英国经商的预付成本将升高,且商界对英国与欧盟未来关系有疑惑。

  投资不振同样影响企业生产力,导致工人薪资停涨、总体经济承压。英国商会把今年英国经济增长率从1.3%下调至1.2%。这将是英国经济10年来最弱表现。

  英国商会预估,如果能有序“脱欧”,2020年和2021年,英国经济有望分别增长1.3%和1.4%。“混乱、无序”“脱欧”将对英国经济前景造成“切实、持久伤害”。

  英国“正确举动”房地产门户网站18日发布消息,英国房地产卖主要价在截至本月9日的一个月内微涨0.4%,为2011年以来增幅最低。伦敦房产均价降低1.1%。

  “正确举动”主管迈尔斯·希普赛德解释,随着29日英国原定“脱欧”的正式日期临近,“脱欧”前行方向不明朗,促使买家们越来越倾向于观望而非立即出手。(海洋)【新华社微特稿】上周,英国议会进行了“脱欧”的连环投票。综合多家外媒消息,当地时间3月12日,“脱欧”协议再次在下院遭遇滑铁卢。次日,下院表决拒绝“无协议脱欧”。14日,下院高票否决就“脱欧”举行“二次公投”的修正案,通过支持推迟“脱欧”的动议。

  现在,距离“脱欧”最后期限——3月29日,只剩下不到两周的时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英国《卫报》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陷入僵局

  “英国‘脱欧’受到沉重打击,甚至已经奄奄一息。”3月15日,西班牙《国家报》网站刊文称,“英国最终决定向欧盟申请推迟‘脱欧’,在‘脱欧’进程启动两年之后,这条船始终没能到达任何港口,也无法在本月29日的最后期限前靠岸。”

  从2016年6月英国全民公投决定“脱欧”至今,这场一波三折的英欧“分手大戏”历时两年多,依然看不到终点。

  “一场令人困惑的‘脱欧’风暴。”英国《卫报》这样形容道。

  今年1月15日,英国议会下院以423票比202票否决了“脱欧”协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指出,“这样的反对比例,是英国政治史上现任政府遭遇的最大议会惨败。”

  据英国广播公司此前消息,3月11日,英国首相特蕾莎·梅飞往斯特拉斯堡,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进行了投票前的最后谈判。她在会谈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获得了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调整”,并称“现在是时候上下一心,支持这项调整后的‘脱欧’协议,完成英国人民的要求”。

  然而,事与愿违。3月12日晚,历史又一次重演。调整后的“脱欧”协议以391票比242票再次被否决。

  “两次否决表明,英国议会掌握了‘脱欧’主导权。议会逐项排除如期‘脱欧’、无协议‘脱欧’后,剩下延期‘脱欧’这个选项。”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说,“除非英国议会出现大的变化和洗牌,政治力量重新组合,改变现有的‘脱欧’协议,否则延期本身没有意义。欧盟和英国内部的‘脱欧’派都不会允许‘脱欧’进程无限期延迟。”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消息,法国总统马克龙称,“任何延长英国‘脱欧’的措施,都只是‘一个技术性的拖延’,让他们有更多时间落实‘脱欧’。”

  共识难聚

  据路透社消息,在3月12日议会下院表决前,特蕾莎·梅呼吁议员支持她与欧盟达成的“升级版协议”,否则就会面临无协议“脱欧”的风险。但是,保守党强硬“脱欧”派和北爱民主统一党都认为,新协议的法律保障不足以防止英国无限期留欧,因此不会予以支持。

  崔洪建分析说,兼顾各方诉求是特蕾莎·梅“脱欧”协议的主基调。但是,她低估了保守党党内、英国议会内部乃至英国社会严重分裂的程度。这是“脱欧”协议迟迟在议会下院未拿到多数的主要原因。

  西班牙《国家报》认为,推迟“脱欧”这一相当于“零”的结果,应归因于英国内部根本无法达成共识。“硬‘脱欧’?软‘脱欧’?留在欧盟?还是其它任何中间状态?英国人没有想清楚自己到底要什么,就想与欧盟取得一致”。

  眼下,“脱欧”僵局正加剧英国政坛的深层分裂。

  “在过去几天里,保守党的纪律出现了惊人的崩溃。”英国《卫报》报道称,“梅的内阁再次出现分裂,包括英国脱欧大臣史蒂夫·巴克莱和下院领袖安德里亚·利德索姆在内的8名内阁部长投票反对政府延长《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动议。”该报道还指出,工党在“脱欧”问题上的分歧也显而易见,一些工党议员在投票时完全不顾党鞭的“鞭笞”。

  崔洪建还指出,特蕾莎·梅急于如期脱欧,在某些具体问题上对欧盟做了妥协。比如北爱尔兰边界问题,它是触及到英国人感情的政治性话题,易被当作靶子招致各方不满。此外,“脱欧”已经被英国各种政治势力充分利用,偏离了其本身。“现在,任何一份‘脱欧’协议恐怕都无法轻易在议会获得多数”。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也认为,围绕“脱欧”问题,英国国内各种政治力量更多地从个人利益、党派利益、政治斗争等角度来考虑,而一定程度忽略了国家利益最优的角度。

  前景复杂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数份有关英国推迟“脱欧”的文件显示,如果英国想延期“脱欧”3个月以上,它就必须参加5月23日至26日的欧洲议会选举。否则欧盟将于7月1日终止英国的欧盟成员国资格。有关文件的草案已发送给欧盟各国大使。报道还称,欧盟领导人将在3月21日举行的峰会上讨论,是否把英国的成员国资格延长到3月29日以后。

  特蕾莎·梅也意识到,留给议会的时间不多了。

  3月17日,特蕾莎·梅在英国《每日电讯报》上发表文章称,“如果议会不能在3月21日前找到支持英国‘脱欧’协议的方法,我们将有好几个月不会离开欧盟,甚至永远不会。”她进一步写道,“‘脱欧’公投3年后,英国人民将投票选出欧洲议会议员,这是议会集体政治失败最有力的象征。”

  与此同时,“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让英国经济面临风险。

  英国国家统计局上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英国经济增速放缓至2012年以来新低,年底甚至出现单月经济萎缩现象。而2019年英国经济前景更趋悲观。英格兰银行已将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1.2%,为2008年次贷危机以来最低水平。

  在关键的时间节点上,各方瞩目,“脱欧”“黑天鹅”会飞向何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英国公投要求脱离欧盟近3年后,这个国家的未来如今掌握在欧盟的手中。”美联社报道称,欧盟掌握着批准或拒绝英国推迟“脱欧”的权力。它此前已经表示,只有在英国批准“脱欧”协议,或者对“脱欧”方案作出根本性调整的情况下,才会允许英国推迟“脱欧”。

  在丁纯看来,双方都不愿看到无协议“脱欧”,这不符合各方利益。最可能的结果是“拖脱”。英国《卫报》则指出,“最大的未知因素是,欧盟领导人以前从未讨论过这样的问题,因此没有先例可循。”

  “一个越来越复杂的游戏。”崔洪建指出,“游戏最后,要看英国被逼到怎样的程度,才会出现有担当、有能力的政治家,能够控制各种斗争的恶性循环。”